欢迎来到河南省信访局网站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   
最新消息 · 舒晓琴在全国信访局长会议上强调 继续深化信访工作制度改革 大力推进信访法治建设         · 河南97名民工讨薪遇阻 信访局长带队赴山西维权         · 河南在郑州市紫荆山广场举办全省依法逐级走访集中宣传活动         · 国家信访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《信访事项办理群众满意度评价工作办法》         · 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刘满仓到固始调研平安建设和信访工作   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>>经验交流>>正文
广东:联合接访破解部门“踢皮球”
2015-01-04 10:25 网络管理宣传处  

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自2014年7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,迄今恰好半年。近日,南方日报记者兵分多路,前往珠三角和粤东西北多地信访部门蹲点观察,调查《条例》实施半年来的执行情况与潜在问题。

记者发现,针对《条例》在诉访分离、逐级上访等方面制定的明确规范,多地信访部门均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,积极突破新制度推行的机制障碍。一些地方还建立了多部门联合接访机制,以化解信访过程中部门之间“踢皮球”的问题。

涉法涉诉事退出普通信访

河源市紫金县瓦溪镇村民黄明(化名)上访近3年的土地纠纷,在最近得到了化解。2011年以来,黄明和同村一位村民之间,因为土地争议问题,多次到县镇两级信访部门上访,瓦溪镇党委、政府多次组织调处,但都没有结果。

2014年7月1日,《条例》正式实施,按照新法规关于诉访分离事项的细化条文,瓦溪镇信访部门分析,黄明的上访事项属于山林土地纠纷,而纠纷双方也分属不同的村民小组,因此并不在该镇信访受理范围之内。鉴于此,瓦溪镇信访部门引导双方当事人向紫金县国土部门申述,在后者的介入处理下,黄明依法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土地确权,这场延续近3年的纠纷才终于进入尾声。

《条例》的一大亮点,正是完善了诉访分离制度,将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纳入到法治轨道解决。“但是,究竟哪些信访事项属于涉法涉诉,一般群众可能不理解,甚至有些基层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也不熟悉。”河源市人大法工委主任刘新辉说,“因此,这首先需要各级信访部门提高涉法涉诉事项的甄别能力”。

在云浮市新兴县,为做好信访群众的引导工作,当地对《条例》规定的9类信访部门不予直接受理的事项,均向信访人做好书面告知、指引和协调等衔接工作,实行“诉”与“访”归类分流,同时确保部门间的工作得到有效衔接,防止出现推诿扯皮、拖延不办的情况。

新兴县信访局局长梁效文认为,当地推动涉法涉诉信访事项有序退出普通信访领域,已取得初步成效——涉法涉诉问题到法院上访量上升,到信访部门上访量则相应减少。2014年7至11月,新兴县法院受理涉法涉诉信访35件次,比2013年全年上升了118.8%,回流到信访部门的案件仅有2件次,同比下降46.5%。

多地建部门联合接访机制

规范国家机关的接访行为,是《条例》的一大特色,其对各级责任主体的权责与受理事项进行了明确和细化。此前,在《条例》实施之初,针对如何完善群众引导与部门衔接工作,不少地方都进行了专门的研究。

东莞市信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《条例》实施初期,由于个别工作人员对《条例》的理解相对粗糙,把握不准,解释引导不到位,可能会引发信访人的不理解,甚至认为部门之间“踢皮球”。

为了防范此类问题,东莞市一方面积极提升工作人员的业务能力,另一方面完善了协同联动接访机制,强化党委、人大、政府部门与政法机关之间的沟通衔接。

建立多部门联合接访机制,目前在省内多地都已开展尝试。

在河源市紫金县黄塘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,黄塘镇几乎所有的政府机构都派专人常驻在信访中心。每天,面对申诉不同事项的群众,大厅的接访员会引领他们前往相应的受理部门信访。

“集中办事方便解决问题,群众来信访,除了现场的接访人员,相关部门的人员能过来一起协调解决,不用信访群众到处去找相关部门。”黄塘镇党委副书记杨东升说。

清远市信访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当地已在市、县两级全面推进联合接访,落实职能部门责任,提高“一站式接待、一条龙办理、一揽子解决”的服务水平,引导群众在本级和属地反映诉求、解决问题,减少群众信访成本,提高工作效率。

源头预防越级上访减少

《条例》对越级上访问题进行了明确要求,其规定:“信访人越级走访的,国家机关不支持、不受理。”

在紫金县信访局局长陈春林看来,解决越级上访问题,主要是抓好信访矛盾源头预防和治理工作。该县为此尝试建立了“1、3、6”信访责任制,要求信访受理案件总量的60%在村化解,30%在镇化解,10%在县化解。

陈春林介绍说,对群众信访问题,首先由村一级化解,村党支部书记和镇挂村干部是共同第一责任人,同时联合本村有威望的村民共同参与调解,正式调解必须不少于3次。村一级无法处理的案件,由所在镇或行业主管部门一把手作为第一责任人,通过约访、下访和带访,牵头化解。对案件复杂,涉及到多个镇或多个部门的案件,则由挂镇县领导或主管具体工作的县领导为包案具体责任人,负责召集相关部门进行综合会诊,确保矛盾纠纷及时化解。

陈春林说,通过实行“1、3、6”信访责任制,当地各级各层信访责任得到明确,化解案件责任得到压实,基本实现了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镇、难事县终结”的目标。

解决越级上访问题,一方面是将矛盾化解在最基层,另一方面则要拓宽群众的信访渠道。

2014年10月,一位东莞的信访者在东莞市第一法院视频接访室,经由法院专门系统连通最高人民法院,与最高院法官在镜头前进行对话。这是东莞法院系统首次应用远程视频连线最高法院接访。

新兴县则在2014年完成了两个试点镇的网上视频接访室建设工作,实现了市、县、镇三级视频接访的互联互通,当地信访人可以通过远程视频接访平台在“家门口”约访。“这些举措方便了信访群众,减少了信访成本,反映和解决问题也更加迅速高效。”梁效文说。

从数据上来看,去年7至11月,新兴县群众信访情况呈现出到县上访量上升、越级上访量下降的状况,当地群众到县上访的批次相比2013年上升11.6%,到省和市上访的批次则同比分别下降28.3%和21.9%。

(来源:南方日报)

关闭窗口
主办: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信访局 技术支持:河南九洲计算机有限公司 
豫ICP备05019316号 地址:郑州市纬三路35号 邮编:450003